看马报资料工艺

吸毒致幻杀害父母女儿又伤6人,男子被执行死刑,亲人拒见最后一面

在赴刑场的路上,陈建要了两支烟。第一支他抽了一口就扔了,第二支,快到刑场时被他慢慢抽完。

走到这一步,陈建是从赌博和毒品开始的。

姑姑们只是远远地看了他一眼就走了,没有交谈。“还能有什么说的?”

她们看着这侄儿长大,在她们心里,这曾经是个很好的孩子,“谁知道最后会走到这一步呢?”

24日的这一天,乐至县阳光明媚。陈建的两个姑姑一大早出现在了乐至县看守所里,这让陈建一案的办案法官陶宁(化名)有点意外——头一天晚上,他致电陈建的舅舅和姑姑们,传达陈建将在24日执行死刑的消息,无人明确表示会来送他最后一程。

四川省乐至县人陈建,杀害的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女儿,随后又出门连伤6人。驱动他做下这一切的不是魔鬼,是毒品。

被执行死刑的这一天,乐至县阳光明媚。37岁的陈建站在庭上,听着自己的最终审判,面部表情终于有一点松动。

吸毒过量后驾车回家,1小时路程开了近20小时

“他当天应该吸的是冰毒。”陶宁在回忆这个发案于两年前的恶性案件时,许多细节仍然记忆犹新,“凌晨4点过从成都出发,正常情况下开回回澜应该就一个多小时,但他开了10多个小时才到。”根据调查,这十多个小时里,陈建在高速路上逢路口必下,兜上好几圈后,又赶赴下一个路口。行车记录仪里,他一路自言自语,颠倒错乱,精神亢奋,晚上到家时已经是10点左右。

吸毒后产生被害幻觉,持刀连杀3名至亲

上午8点过,陈建驾车行至回澜镇冷家村,撞击邓某的轿车后持刀下车追撵,邓某迅速掉头开车跑掉,行凶未成;随后,陈建继续驾车沿319国道行至乐至县龙溪乡花祠堂村4组,撞停王某的面包车,持刀连续刺伤数刀,致其轻伤;随后继续驾车到花祠堂村10组,撞停李某的轿车,连续刺伤数刀致其轻伤,李某逃离后,陈建又持刀捅刺站在车边呼救的李某母亲,致其轻伤;而后,陈建回家换了衣服,又步行至回澜镇上乐街,上了一辆客车,在车上刺伤了乘客文某,致其重伤;上午8点45分,陈建搭乘他人便车至回澜镇晚安村,又刺伤了路边的一对老夫妇,两人带着轻微伤逃离。

2年前挥刀的那一天是什么天气?在陈建的记忆里,这可能是模糊的,即使在这一天,他连杀3人伤6人,犯下资阳市10年以来最恶性的毒品次生刑事案件。2年后,在夏日里最明媚的阳光下,他在人生的最后时间里,抽了两支烟。上午10点半,吸毒者、杀人犯陈建的一生,划下句号。

从被捕开始,他就“一心求死”,每每被提审,都会“叮嘱”办案执法人员:“你们速度搞快点嘛。”他从未说过后悔,始终呈现出一种死寂的平静。这种平静在2020年6月24的上午,他人生的最后2小时前,终于出现了一点破绽:戴着口罩,皮肤因为长期关押显得异常白皙,他头微微右转望天,看起来似乎平静,但是从法官念完他连杀三人,开始复盘他上街伤人的过程时,他拧住眉头,闭上眼睛,看马报资料工艺似乎努力想遏制流泪的冲动。

“他舅舅直接就拒绝前来,说和他没什么好说的。姑姑们则说要考虑一下。”这样的结果在陶宁的意料之中,因为这名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年轻人,2年前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母,以及女儿。

陈建出生在乐至,高中文化,家住乐至县回澜镇。据姑姑们说,他曾当过兵,也打过工。在警察的调查里,他“长期没有正当工作”。陈建父母在镇上开了个小铺子,楼上搭了个阁楼,家里一度经济条件还不错,父亲在镇上个开了茶馆,还给他在乐至县城买了房子。

为了让儿子能有个谋生的活计,父亲凑了点钱,给他买了一辆吉利轿车。2018年3月18日凌晨,就是开着这辆车,吸毒过量的陈建一路摇头晃脑,从成都开回老家回澜镇,在连杀3人后,也是开着这辆车,上街连伤6人。

整个过程他一言不发,也无人送行。“判处死刑,立即执行!”2020年6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同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陈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24日,陈建等到了自己的最终判决。

一个小时内,短短十公里左右的路程,陈建从开车、乘车到步行,揣着刀连伤6人,沿途无数人打110报警。他身上带着血,路人纷纷躲避,一位骑着车的农民不敢上前,远远跟在他身后,沿途大喊,示警别人躲开。上午10点左右,警方赶到现场,也是这位农民远远地指路:“就在那边,从那边跑了。”

父母带着6岁的女儿在楼上看电视,陈建拍了半天门家里人才听见。开门后他跟着上了楼,父亲念叨他:“你回来咋个不开个腔。”他没注意到儿子的失常,但陈建转身下楼回自己房间后,精神却越来越紧张,他在毒品的作用下,幻想父母找了狙击手来“害自己”。躺在床上,看着窗帘缝隙里漏出的月光星星点点,他觉得那是狙击手正在瞄准。

(封面新闻)

00:43

吸毒超过12小时后,毒品的作用仍未过去。杀了人的陈建下楼又杀了不停狂吠的狗,随后躺在床上,想睡睡不着。他爬起来开车出门,从此时起,陈建再次踏上一条疯狂的杀戮之路。

但好日子经不起赌博和吸毒的折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陈建染上了这两个要命的东西。茶馆和房子,最后都因为给陈建补窟窿变卖了,妻子也在一系列变故后和他离婚,女儿归他抚养,但基本是父母在带小孙女。

临刑之前亲人远远看了他一眼就走了

“在看守所的时候压力大抽烟多,今天看到法警,就不想抽了。”这是他37岁的人生里,最后的两支烟和两句话。2020年6月24日上午10点半,陈建因故意杀人罪,被执行死刑。

驾车、步行、乘客车,1小时内连伤6人

越想越激动,揣着一把黑色的折叠刀,陈建再次上了楼。

一心求死麻木地被押解上警车踏向人生终点

2018年3月19日凌晨4点,35岁的陈建陆续用刀捅了自己的父亲、母亲,6岁的女儿吓得哇哇大哭:“爸爸你不要杀我。”后来在审讯的时候他交代,彼时他想,既然父母都死了,女儿没人照顾,“留在世上也很可怜”,哄着女儿进了厕所,他没有放过自己最后一个至亲。

 


Powered by 看马报资料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